住於台灣的外省朋友,何妨把「認同座標」從中國大陸早日移到台灣本土!

政府宜撥專款研究外省第二代認同台灣成功的案例,讓更多外省人做個快樂又有尊嚴的台灣人

台灣日報社論2004/11/01

具有「外省第二代」背景的民進黨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稍早在參加由汪笨湖主持的電視談話節目「台灣心聲」時,透露一段令人動容的真實故事;他曾在電腦網路上,與一位居住在桃園縣、自認是中國人的女性「外省第二代」,針對「外省人」的土地認同問題展開頻繁的論辯,幾經對話之後,赫然發現這位堅持中國認同的女性網友,竟是他的親妹妹!同胞兄妹的土地認同立場,何以南轅北轍?王定宇說,他從就讀成功大學外文系開始,就已融合於台灣南部的日常生活節奏,成為台南人的一分子。

王定宇兄妹的故事,讓我們不由得聯想到也是「外省第二代」的民進黨族群事務部副主任顧家銘,曾在月前參加「多元族群文化發展會議」時指出,台灣族群問題並不嚴重,反而是台北人與非台北人的差異較大,生活經驗的差異實在大於族群身分的差異。王定宇、顧家銘的談話,共同指出了一項觀測「外省」族群對於台灣認同的重要判準,亦即認同的座標若能擺置於台灣的俗民日常生活、人民的歷史記憶內,當可抵抗抽象的、空幻的大中華法統意識的滲透。惟也誠如曾在台灣居住5年的法國學者高格孚(StephaneCorcuff)的研究指出,幾乎所有「外省人」在日常生活上已認同台灣,但在選舉投票時,問題就來了,逾八成「外省人」票投「外省人」,仍有抗拒台灣的本土化潮流的心理;何以致之,確實值得深入探究。

證諸史實,1949年來台的蔣家政權,是把隨軍來台的「外省新移民」隔離於台灣社會的日常生活,或以眷村、或以榮家的空間配置模式而集中看護,但是隨著通婚、求學及就業的跨族接觸,使得「外省新移民」的生活觸角漸次步出國民黨政府建造的竹籬笆,伸入台灣的俗民日常生活脈絡;但是這也只能說明1949年後的「外省新移民」在日常生活的節奏上,已經逐漸認知於台灣,卻不足以推論「外省人」在政治意識的立場上,已然認同於台灣;日常生活的認知台灣,以及政治意識的認同台灣,這是第一代、部分第二代「外省人」對台灣認知∮認同的斷裂困境;遺憾的是,每到大型選舉之時,就有親中的政黨、媒體訴諸於族群動員手法,一再撩撥加深「外省人」對於台灣認同的感情鴻溝。

雖然在高格孚的研究之中指出,「外省人」第二代、第三代對於台灣的土地認同已經不再抱持「中華大一統」的虛幻觀念,愈來愈多的「外省」子弟已在台灣感受「這塊土地的風和日暖」;事實上,我們也知道「外省」第二代、第三代在對台灣主體的認同、民主原則的認知過程當中,確實屢受家族、友朋的責難或批判,前總統李登輝對此也有深刻的體認,因而勉求各界對於外省族群要有同情心、同理心和耐心;我們贊同李前總統的論點,也期待政府能夠透過實質的研究經費補助模式,鼓勵相關的學科領域的學者們深入調查、研究「外省新移民」及其後代子嗣在台灣的國族認同、投票傾向問題,以能經由科學化的研究途徑,扒梳並化解困擾台灣社會已久的族群關係議題。

惟在年底立委選舉漸近之際,我們也必須指出,在當今的民主台灣,所謂「外省人投外省人」絕對不是健康的政治現象,否則「本省人投本省人」、「客家人投客家人」也是照本宣科的話,屆時在總人口居於相對少數的「外省人」,無疑是把自我推入「邊緣化」的險境。我們認為,親中政黨及其領導人必須拿出政治良知,不可再在立委選舉之時動員或利用「外省人」做為鐵票部隊,尤其是當年齡愈低的「外省」第二代、第三代對於台灣的主權定位,不再抱持父祖輩的「中華大一統」的虛幻觀念之時,泛藍人士及媒體又何忍再把新世代的「外省人」推回竹籬笆的政治心理禁錮之中?
〔資料來源: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