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外省長輩的真心話 (2006-10-31)

■ 孫嘉琪

我今年四十歲,是父母都在民國三十八年左右來台的外省第二代。對於國內政局,真的有些話想說。

前幾天看到大陸中央台連線台灣某名嘴談國慶當日的亂象,這名嘴居然說是台灣的慶典活動,而不是說國慶活動。我聽了心中很難過。外省長輩們,當初不論您逃難過程如何,幾乎都是因為受到共產黨迫害而逃離家鄉,但卻也是相對幸運的少數,因為您來對地方了。因為仍有部隊沒有撤退,結果呢?有些部隊撤退到滇緬邊境,結果呢?

我相信外省長輩們絕對有更充份理由反共,因為有自己及大陸親人受共產黨殘害的經驗。共產黨在大陸發起的各種政治迫害致死的同胞,絕對比日本軍閥因戰爭而殺害的中國人還多,不同的是,前者是中國人迫害中國人。這筆帳,都還沒有算,共產黨甚至連個反省都沒有,台灣怎麼可以跟這種政權期待統一?

台灣這五十多年來,除了教育及經濟成就外,還有民主法治(雖然不成熟)及言論自由的成就,是全世界華人民主法治的指標。而且,經過五十多年的隔離,台灣反而保有中國文化好的一面,大陸卻被文革所破壞。

筆者經商,常往來兩岸,看著台商開始嚐到苦果,所培養的大陸幹部一個一個離職,設立一樣的公司搶生意。筆者很擔心的是,同樣過程,大企業過去了(筆者認為可以赴大陸投資),台灣恐怕就沒有基礎與重工業了。筆者同意中國市場很大(確實),台商要卡位,但希望這種投資一定要能確保及放大台灣整體的利益,畢竟兩岸仍有軍事衝突的可能。

我認為,台灣仍然存在省籍矛盾,矛盾若拿出來討論,反而可以解決。這個矛盾是外省人的省籍偏差,而導向認同中國(本質上應該是認同中國但反共;但認同中國後,誰獲利呢?共產政權吧!)。這個省籍矛盾的原因,是本省人的政治論述(尤其是台獨運動)有仇視外省人因素在內,雖然有其形成的背景,但大多數基層外省人跟此沒有太大關聯,不想承受這個苦果。希望本土論述要加入一九四九年以後來台定居的台灣人。就像我認同台灣,我是台灣人。中國人應該是持有PRC護照者吧!

國家小,並不一定弱,政府應該集中力量,建設台灣才是。台灣如果喪失經濟自主性,會很危險。我衷心期待,台灣能更好。

(作者為外省第二代,業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