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 『純』漢人?
童盛庚 太平洋時報 11/30/87

客家人最喜歡自我陶醉的是「純」漢人,從前中原
的貴族,是最優秀的民族等等。丘洪在太平洋時報客家談
「一個客家人的心聲」中,一再提到父祖輩給他的「民族
精神教育」就是如此。客家台灣人的血統其實是十分複雜
。若從歷史、人類學、社會學看來,這種自我陶醉的「純
」漢人意識真是可笑,筆著身為客家台灣人,最近下些工
夫讀些客家歷史文化的書籍,愈覺這種想法的荒謬。

大部分有關客家源流考,都說客家人自中原經五次
或六次的大遷移,大遷移不外乎戰亂,如晉朝五胡亂華,
唐朝黃巢事變,宋朝金人南侵,明末滿清入侵以及清朝太
平天國事件等等。這幾次的大遷移,每到之地早有原住民
或移民捷足先登,只好到山區奮鬥以求安身之處。這些從
北方來的「客籍」人士開始都是比「主籍」的原住民少,
譬如梅州在宋朝初年客籍只有主籍三分之一不到,不到百
年客籍增加數倍,反比主籍還多,再不久就全是客家人了
原住民(畬、猺或百越)都莫名其妙消失蒸發掉了?

類似情形在台灣也發生,荷蘭據台灣期間,有的調
查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原住民,原住民兩、三百年來,人口
幾乎沒有增加,原住民到那堨h了?
番仔火的一篇文章「
福爾摩沙人」(載於台灣出版社的「瓦解的華夏帝國」一
書中)有詳細考証推斷,「番」人漢化,「番」人子孫也
成漢人。早期中國禁止人民攜眷來台,男女比例懸殊,娶
「番婆」者固有,不少是巧取橫奪,以至「番民」老而無
妻,使各原住民社日就衰微。更糟糕的是官方不斷地用政
治力量來斬斷其原有文化。賜漢化之原住民以漢姓堂號或
族譜,使這些被「中原」意識洗腦的平埔族也開始有
文化優越感,開始對未漢化的原住民的行列。怪不得如今
台灣不到百分之二人口是屬原住 民。

由台灣史上原住民漢化過程中,我們應該可推斷、
在粵贛三角地帶的客家人,大約也是像台灣一樣,在幾百
年中反客為主,由北地來的漢族與當地的畬猺或百越原住
民混血而客家人的大本營。閩南的福佬人也一樣是如此形
成,從人類學看來,在福建廣東的福佬人與客家人血管中
流的血液當更濃於中原民族的血統。台灣人不論客家或福
佬其血統則又更比大陸原鄉的人更複雜,除了上述的台灣
原住民的血統外,荷蘭的血統及日本人血統也雜了進來。
客家人慢些到台灣,居處山陵地帶,與山地漢化或未漢化
的原住民更常接觸;客家人與原住民通婚一定不少。每人
家中祖譜男方都有顯赫的祖先,不是達官貴人就是大師曾
子朱子之後,但母系只是娶妻陳氏或劉氏,從不提其來源
。李喬描寫客家人的歷史小說寒夜三部曲中的昂妹就是典
型的一例,她就是融合在客家人社會中,在二次戰時卻表
現她在原野中更優良的求生之道。張良澤四十五自述,也
說他的客家祖先,以及「番婆」的祖母蕭氏,但如今張教
授幾代都不會講客家話了,連自己是客家人也是最近才知
道。

客家人混入很多原住民之血統,但卻喜愛用「純」
漢人來自我陶醉,最近看戴國煇的一篇文章(台灣史研究
,書中第一二二頁),可算是最代表性的例子。戴教授是
客家台灣人中,中原意識或客家情結最濃的先鋒。他文中
提到「外祖母到我家來,那時她七十幾歲,她很漂亮,鼻
樑高高地,客家山歌唱得好得很,我突然問我爸爸外祖母
是不是平埔番,我馬上挨了一個耳光,我爸爸說『你這個
混帳!我們 家怎麼會有雜種』」。

最有趣的是當客家人自以為是「純」漢人之際,其
他的漢人卻不那麼想。這正是「中華民族偉大的優越感傳
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虫即狗。
客家人的中原文
化叢書第二集,客家源流章第一到六十頁有好幾篇文章怒
氣填膺的來辯正客家人也是漢族。原來一九六五年一些廣
東人記者辦的雜誌叫《穗風》,在第一期略說粵省各地民
族一文就有段「廣東民族不少,除漢族外,還有滿、潮、
福、傜、苗、黎、傣、客家、蛋家等。」廣州人自大
只因客家、福佬人講話不同,就說是非漢人,廣州人也不
必高興,北方人或長江流域的人看他們也非漢人。有些人
還故意地叫客家人是「汔」或「喀」,福佬是「洛獠」。
同樣地從台南府城來的人,也常很驕傲地認為自己是最純
種的台灣人,其實客家人最早移民即在今台南東門外落腳
,荷人血統想在台南一帶也最濃,荷文記載也說當荷人圍
剿原住民,俘虜到的男人充奴,女子則配與台灣當地人為
妻。從閩南移民來的郭姓家族,歷史考証確是阿拉伯人的
後代,他們是絕不能用豬肉祭祖,連准許吃豬肉之習俗也
是最近才有的事。

最近聽一客家先賢一句話非常對,他說管他漢人不漢人,
愈不是漢人愈好愈,可擺脫那歷史的包袱。認同台灣的
台灣人,不管是海外、島內、不管是福佬或客家,不管是
本省或外省,不管原住民或新移民,唯有丟掉那沉重腐朽
的華夏歷史包 袱,認同台灣才能自救。